FANDOM


本頁面介紹的是銀河戰士系列的主角,關於其他類似的主題,請參閱薩姆斯(消歧義)

『薩姆斯・亞蘭』(日語:サムス・アラン;英語:Samus Aran),又譯作『薩姆斯・艾仁』,是整個銀河戰士系列的主角,曾經隸屬於銀河聯邦,之後以賞金獵人的身分活躍著,以數度擊退高危險性的外星生物而揚名於星系間。

人物簡介 編輯

薩姆斯・亞蘭是一位在銀河星系間非常出名的戰士,也是銀河戰士系列的主要角色。薩姆斯身穿著由鳥人族製造的橘黃色加強服,藉著這套戰甲身上具有的各式武裝,再加上薩姆斯本身的傑出運動能力,讓薩姆斯得以解決數個星系內重大事件,而這些立下的豐功偉績也讓她成為銀河聯邦與其他組織所信賴的對象,時常會聘請她參予任務的守衛職責。

由於任務所需,薩姆斯時常穿著厚重的戰甲行動,但盔甲下的她是一名高窕的人類女性,有著金棕色的頭髮與白皙的肌膚,嘴巴左邊有著一顆痣;而戰甲下比較常見的是名為『零裝甲』的藍色貼身衣,是為了戰甲而須穿上的基本防護服,而在平常時薩姆斯也會穿著一般的無袖上衣與短褲行動,可以看出她較為休閒的一面。

儘管擁有高超的戰鬥技術,但薩姆斯卻有著一段悲慘的過往:薩姆斯是殖民地行星K-2L悲劇的唯一倖存者,父母皆遭到宇宙海盜殺害的她後來由鳥人族收養並於澤貝斯行星上成長,為了適應行星的環境,薩姆斯接受基因工程手術,承襲了鳥人族的基因以及戰鬥技術,成為了一名強大的戰士。

身為鳥人族文明的最後繼承者,薩姆斯成年後離開了她的撫育者,一度加入銀河聯邦成為軍警,之後因故退出成為了法制外的賞金獵人,儘管薩姆斯對於宇宙海盜有著無法放下的仇恨,但是來自鳥人族的關懷讓她不致於走上歧路,這讓她得以維持著初心,走上了銀河守護者的人生旅程。

性格簡介 編輯

由於遊戲設計的機制,因此在遊戲中鮮少見到薩姆斯情緒的表現,多半的時候薩姆斯都穿戴著厚重戰甲,在孤寂的地區執行著各項作戰行動;不過在《銀河戰士:融合》《銀河戰士Prime 3:墮落》以及《另一個M》這幾部作品中,都能明顯看出薩姆斯在與他人之間的互動與性格,這些個性特徵在相關的漫畫中也都能瞧見。

從劇情的表現上來說,薩姆斯是個憂鬱且孤獨性格的少女,雖然她多次立下了許多豐功偉績,但也時常感到孤單與憂鬱,渴望著與他人交流的感情,但又害怕著失去的痛苦,而造成薩姆斯性格成型的原因或許來自於在她失去至親的人生:薩姆斯的父母在還是孩童時期的她眼前被宇宙海盜殺害,這段痛苦的回憶雖然成為她成為戰士與對宇宙海盜復仇的決心,但也成為她心中PTSD的源頭,當薩姆斯被某些事件勾起至親被殺害的回憶時,她就會異常地情緒化甚至不可理喻;儘管如此,與鳥人族養育者相處的經歷亦成為她的心靈支柱,令薩姆斯得以成長為有著堅毅心志的戰士,無論是遭到怎樣的打擊以及困境,她最後都能再次振作起來,為了那些應當守護的生命,成為維護銀河秩序的戰士。

人生經歷 編輯

幼年時代 編輯

Samus(child) Metroid-Manga

三歲時期的薩姆斯
(銀河戰士(漫畫))

薩姆斯是地球人羅德維吉妮雅的女兒,一家三口在殖民星球K-2L生活,父親羅德身為採掘團的小隊長,領導著隊員挖掘『亞佛洛拉爾石』這種宇宙航行的能源礦物,在星球上過著和平的日子。在薩姆斯三歲那年,幾名鳥人族造訪了K-2L星球,他們因為某些事情需要大量的亞佛洛拉爾石而和羅德隊長進行交涉,在過程中,年幼的薩姆斯結識了一名年邁的鳥人族——老鳥,儘管初次見到外星生命仍有些害怕,但很快地兩人就成為了忘年之交的好友;雖然鳥人族對於銀河的文明有極大的貢獻,但羅德隊長基於銀河聯邦的規定無法私下答應鳥人們的要求,交涉未果後後鳥人們也對無理的要求謝罪並準備離去,薩姆斯對新結交的朋友離去感到可惜,並由衷地希望老鳥能再次回來。

M-Fussion Ending Poster07

薩姆斯回想幼年的悲劇
(《銀河戰士:融合》)

不久後,秘密追查鳥人族行蹤的宇宙海盜發現了他們曾停留在K-2L行星上,因此決定搶奪星球上的高能源礦物,為此襲擊了行星上所有的殖民者,聽見爆炸聲趕回來的薩姆斯也在此時遇見了宇宙海盜的首領——利德雷,就在薩姆斯即將被利德雷的攻擊殺害時,母親維吉妮雅以自己的生命保護了薩姆斯,與此同時,父親羅德為了不讓這些礦物落入到海盜手中,潛入海盜的貨物船內,最後犧牲了自己引爆『亞佛洛拉爾石』,隨著船艦墜毀,利德雷也被捲入爆炸的火焰中而受重傷,憤怒的利德雷屠殺甚至吞吃了行星上其餘的人類後,帶著剩餘的部隊離開了此星球;收到緊急求救訊號的鳥人族再次返回K-2L行星,在燃燒著火焰的廢墟中,發現了最後倖存者的薩姆斯。

老鳥將薩姆斯帶回到他們居住的澤貝斯行星上,但是鳥人族的灰音卻質問老鳥的動機,為何要將地球人帶到此處,不過老鳥直接了當地說服他,並要鳥人族開發的人工智慧母腦來檢測薩姆斯的生存狀態,母腦分析後,判斷薩姆斯在惡劣環境的澤貝斯無法生存太久,為了解決此一問題,灰音提供自己的DNA,在母腦協助下對薩姆斯進行基因工程手術,之後擁有鳥人族基因的薩姆斯得以克服澤貝斯的環境,成為鳥人們的家人共同生活著。

鳥人族的撫育時期 編輯

MZM Ruins Test Flashback

薩姆斯與老鳥參見壁畫精靈
(《銀河戰士:零點任務》)

在鳥人們的陪伴下,薩姆斯逐漸走出失去雙親的哀痛,這段時期內她曾在老鳥的陪伴下來到鳥人族遺跡深處,有著壁畫精靈存在的戰士試煉之間,這也代表了鳥人族全體寄予在她身上的期望——成為守護銀河的最強戰士,而在這份期許下,薩姆斯開始接受著各項鳥人族的戰鬥訓練,在澤貝斯行星上開朗地成長生活著;當逐漸成長後,薩姆斯開始在地表的格雷特亞地區進行穿戴加強服的模擬戰鬥訓練,在距離K-2L毀滅悲劇11年後,14歲的薩姆斯已經成長為高眺且出色的女戰士,不過根據灰音的評價,薩姆斯依然容易因為情緒變化而影響戰鬥表現,這或許也和薩姆斯急切地想對宇宙海盜復仇的想法有關,而薩姆斯也常因為無法達到灰音的期待而感到煩惱,時常獨自一人沉思著。

Samus(trainer) Metroid-Manga

十四歲的薩姆斯
(銀河戰士(漫畫))

而這樣生活的轉折點,就是從薩姆斯發現澤貝斯上的本土生物,外觀形似蝶類的伊歐諾飛麗雅開始。薩姆斯隨著這些生物,發現了生長在山谷中大片盛開的野花,並將這些花朵帶回來,但是灰音一看到就發現這是從其他星球而來,名為獾叢草的有毒植物,這些植物的種子是前次宇宙海盜襲擊澤貝斯時帶來的,而伊歐諾飛麗雅正成為了這種植物種子的傳播者,為了避免危害到澤貝斯的生態,於是灰音命令作業用機器人將這些生物殲滅,中途卻遭到伊歐諾飛麗雅的反擊,這些小生物拾起海盜遺留的武器對著灰音攻擊,薩姆斯即使換上加強服救下了灰音,為了不傷害任何生命,她僅擊落伊歐諾飛麗雅手中的武器並試圖勸解,但母腦趁此時命令機器人一舉消滅了所有伊歐諾飛麗雅,雖然行動無誤,但薩姆斯對母腦這樣無情的處置方式感到憤怒,當場砸毀一台機器人表示心中的不甘與悔恨。

目睹薩姆斯對於生命的重視性以及情緒表現,老鳥終於發現到,薩姆斯已經成長為有著堅毅信念與憐憫生命之心的強大戰士,而相較之下,鳥人族因為高度發展的文明而早已失去了戰士該有的那份信念,因此他勸說薩姆斯離開鳥人族,以各自的方式來守護銀河的和平,以此為契機,薩姆斯離開了她成長的故鄉,開始步入了在銀河星系間成長的旅程。

銀河聯邦警察時期 編輯

吉古拉多行星取締任務 編輯

Samus(Police) Metroid-Manga

銀河聯邦警察時期的
薩姆斯((漫畫))

離開澤貝斯行星後,薩姆斯進入了銀河聯邦體系,被編入聯邦所屬的警察部隊,負責在各行星上調查與阻止宇宙海盜的威脅。薩姆斯與同為聯邦警察的成員——古利茲以及摩克,在一次潛入吉古拉多行星調查宇宙海盜的任務中,未取得上級哈迪長官的許可就先行曝光自己的存在,挺身而出拯救被海盜奴役以及差點遭到處決的孩童,這場奇襲的成功讓銀河聯邦將之推崇為對抗宇宙海盜的勝利序曲,足以作為寫在歷史上的偉大事蹟。

而在後續維護吉古拉多行星治安滯留的時候,薩姆斯等人也遇見了本來要以武力支援此次任務的聯邦軍司令官亞當・馬科維奇,亞當此時前來的目的是審問俘虜的宇宙海盜,而薩姆斯等人則做為護衛與亞當同行,雖然俘虜試圖激怒薩姆斯的情緒,但亞當以冷靜的態度分析,並質問他們"過於囂張的舉動"是在隱瞞何事,此時薩姆斯才驚覺吉古拉多行星事件只是佯動作戰,宇宙海盜另有其目的;與此同時,由利德雷率領的海盜部隊逼進了澤貝斯行星,它們此次以微型黑洞裝置破壞了鳥人族設下的行星防護網,順利地攻入行星上,俘虜了多數的鳥人族,隨著亞當率領的銀河聯邦軍收到來自擇貝斯的緊急求救訊號,薩姆斯才瞭解到,宇宙海盜的目的是盜取鳥人族所擁有的高科技。

Samus&Adam Metroid-Manga

雖然薩姆斯急於返回澤貝斯星,但她被告知到,由於宇宙海盜襲擊的規模與武裝程度,此事件已經是銀河聯邦軍所管轄的範圍,再加上為了維持聯邦上層對抗海盜的威信,不久後聯邦軍即將盡全力掃蕩行星上的宇宙海盜,知道這樣下去,澤貝斯上的鳥人族將會一同被殲滅,於是薩姆斯決定私下抗命前往救援;在準備秘密搭上星艦的時候,亞當發現薩姆斯的舉動,而薩姆斯也將砲口指向亞當來表示此行的決心,身為聯邦軍司令官的亞當雖然不能徇私,但他告知薩姆斯聯邦軍將在48小時後出擊,亦即婉轉地告知薩姆斯必須在時限內完成救援任務,隨即不再過問,讓薩姆斯自行離去。

澤貝斯行星潛入 編輯

在船艦上,薩姆斯的同伴古利茲與摩克同樣決定隨同她前往澤貝斯行星。當他們抵達後,薩姆斯遇見了她小時候的動物朋友,外觀形似兔子的蹦奇,在牠的指引下薩姆斯等人來到了一處通訊場所,在那收到了老鳥留下來的最後訊息,由於對澤貝斯行星的瞭解,薩姆斯隻身一人進入鳥人族與母腦所在的泰利昂行政區,卻發現宇宙海盜處於被母腦以及灰音統治的狀況,母腦對薩姆斯說到,鳥人族已經是步入衰退階段的種族,唯有藉著它與海盜的協助,才能帶領銀河社會走入繁榮的階段,因為一直以來視為友方的背叛,再加上利德雷突然的出現,薩姆斯內心承受不了這樣的刺激,童年時悲劇的回憶再次浮現,薩姆斯陷入PTSD發作的不穩定狀態,無法戰鬥的她和鳥人長老鉑胸一同被利德雷擄走,而與薩姆斯分開行動的古利茲與摩克在千鈞一髮之際將其他被俘虜的鳥人族與薩姆斯救出,在長老與鳥人族『家人們』的安撫下,薩姆斯終於克服一直以來心中的夢靨,最後得以恢復理智,再次披上加強服戰鬥,保護所有人從行星上撤退。

Samus&GrayVoice Metroid-Manga

披上戰鬥裝的薩姆斯與灰音
(銀河戰士(漫畫))

在遠方目睹此景的灰音淡淡地笑著,為了羅德與維吉妮雅的女兒,同時也是繼承他DNA的『孩子』,終於成長為心懷勇氣與信念的戰士,他決定完成最後的任務,於是他也再次披上戰甲,前往母腦所在的地區。灰音從一開始的目的就是要破壞母腦,這具瘋狂的生體電腦是他們鳥人過於渴望銀河繁盛而創造出來的怪物,一個恐懼未來與生命並因此嫉妒著薩姆斯的『缺陷品』,儘管攻擊的舉動會讓觸動他們鳥人族內心防禦機制而感到劇痛不已,但灰音依舊與之對抗,最後灰音被利德雷重傷,瀕死的他用最後的力量擊落追趕薩姆斯等人的飛船,於利德雷施放的攻擊中死去。

繼承著灰音DNA的薩姆斯,聽見了最後迴盪在她心中的遺言,也知道灰音為了他們而戰死,薩姆斯對著她的『父親』發誓著,她會與這套加強服一起,為了銀河的和平而戰,成為堅強的戰士。之後亞當領導的聯邦軍特務戰鬥艦VIXIV IV以及所屬軍隊趕到,將薩姆斯與鳥人族平安地救出,此次救援任務宣告完成。

銀河聯邦軍人時期 編輯

Metroid-OtherM Samus(Recruit) Artwork

銀河聯邦軍時期的
薩姆斯(另一個M)

在澤貝斯潛入事件後,薩姆斯從聯邦警察轉調為軍人,進入了司令官亞當的編制下,在銀河聯邦旗艦VIXIV上接受新兵的訓練,在這裡她認識了同袍安東尼・希格斯以及亞當的弟弟伊恩・馬科維奇,時常組成隊伍共同執行任務,彼此也是可以互相開玩笑的親密關係。與警察時代不同,在服役時期薩姆斯因為不滿他人常將她當作孩子對待,因此不時會對同袍與長官某些的舉動感到極度厭惡,以薩姆斯和亞當的相處為例,為人一絲不苟的亞當,在解釋任務內容後會特別發問到『還有異議嗎,女士?』,雖然這樣的稱呼源自於亞當對她的關注,薩姆斯也明白這點,但是年少的她仍對此稱呼感到不悅,因此與其他隊友不同,聯邦軍的傳統是以豎起大拇指表達瞭解任務內容,而薩姆斯則是將拇指朝下,代表了她叛逆與理解的含意;實際上薩姆斯並不討厭亞當與其他同袍,在薩姆斯的自白中,她也承認到亞當在她心中猶如父親那樣的地位,因此薩姆斯對亞當的反逆,更像是一個女兒試圖反抗父親,希望自己被當作大人一樣,薩姆斯就在這樣矛盾與複雜的心態中度過軍人時代。

在一次定期性的檢查任務中,伊恩在進行載運民眾的太空梭盧西塔尼亞號的維修時,連接的驅動單元爐心突然失控,為了救助太空船上三百多名的民眾,亞當毅然地下令讓驅動單元與太空梭分離,薩姆斯對此命令感到錯愕,並急切地對亞當說讓她前去幫助伊恩脫困,最後亞當仍不改變命令,太空梭及時脫離了驅動單元,伊恩也隨著爐心熔毀的爆炸而殉職;儘管多年後薩姆斯承認亞當的判斷是準確的,當時的時間已經沒辦法救助伊恩,如果採納薩姆斯的提議的話,那麼將連同所有民眾一起賠上性命,但還年少的薩姆斯無法理解亞當如此冷酷無情的舉動,以此事件為契機,薩姆斯在不久之後就離開了銀河聯邦軍。

歸來的賞金獵人 編輯

在離開銀河聯邦後,薩姆斯就此杳無音訊,多年後在《另一個M》故事中,薩姆斯說這時候的她實在太過無知與年輕,才會選擇就此離開亞當所在的聯邦軍,多年後當薩姆斯再次浮出舞台時,她已經是一位因獵捕宇宙海盜而著名的賞金獵人,她也曾潛伏在銀河聯邦總部附近,救下了差點遭到宇宙海盜襲擊的基頓議員,在這之後,薩姆斯再次與銀河聯邦搭上線,開始了她在銀河間的戰鬥故事。

澤貝斯故星探查 編輯

主要條目:銀河戰士銀河戰士:零點任務

在薩姆斯以賞金獵人的身分回到銀河聯邦的三個月前,銀河聯邦從行星開拓團那得知了一顆不在紀錄上的邊境行星SR388,於是他們派遣了調查團前去探索查行星的狀況,而第一調查隊遭到鳥人族遺產『密特羅德』的襲擊而全數犧牲,第二調查隊在取得密特羅德樣本後,卻在返回的途中遭到宇宙海盜襲擊,密特羅德被帶至母腦佔據的澤貝斯行星,這些密特羅德因此成為了具極大破壞性的生物武器;有鑑於母腦將整個行星改造為要塞,再加上它率領海盜們瘋狂的舉動,銀河聯邦幾乎無法制止母腦的威脅,最後以基頓議員為首,他們只能拜託鳥人族最後遺孤的薩姆斯前去執行這項任務,對於薩姆斯而言,過去的澤貝斯是她與母腦共同成為戰士訓練的起點,現在的澤貝斯是她成為賞金獵人後與母腦再次對峙的戰場,於是薩姆斯之身一人前往行星開始了她的『零點任務』

緊急命令:消滅澤貝斯行星上的所有密特羅德生命體…並擊敗機械生物,母腦。』

當薩姆斯駕駛著飛船降落到澤貝斯行星上後,她很快就發現到通往母腦所在的泰利昂區域通路上被設下了障礙,薩姆斯必須擊敗宇宙海盜的兩名頭目,利德雷克雷德,才能打開通道前進。在這曾經是她第二故鄉的星球上,薩姆斯取得許多鳥人族遺留的戰鬥道具與服裝,面對著被母腦影響而瘋狂化的生物,她在布林斯塔地底下遇見了巨大身軀的克雷德,以及在岩漿密布的諾爾飛亞地區遇上了宿敵利德雷,最後薩姆斯都將這些頭目擊敗,得以打開封鎖進入泰利昂區域。

Metroid Samus Returns Mother Brain battle

但是當薩姆斯深入到泰利昂後,卻發現密特羅德大量孳生,而許多宇宙海則因為低估密特羅德智能的被吸乾能量,在這失控的地區,唯有母腦憑藉著鳥人族的技術因而得以不受影響,由於密特羅德近乎無敵的特性,薩姆斯只能以冷凍光束暫停它們的行動並趁隙前進,最後薩姆斯終於來到母腦所在的位置,在架設著許多武器與浸滿酸液的機房中,同為鳥人族遺留之子的薩姆斯與母腦展開了戰鬥,最後薩姆斯終於擊敗了母腦,但是母腦最後啟動了自爆程式讓整個地下區域進入毀滅的倒數計時,薩姆斯趕在完全毀滅前返回地表,並搭上船艦飛至太空,完成了此行任務。

宇宙海盜突襲 編輯

主要條目:銀河戰士:零點任務

不過就在薩姆斯在船上卸除裝甲並離開時,餘留的宇宙海盜駕駛的小型飛船包圍了薩姆斯的船艦,在激烈交火中,薩姆斯的飛船被擊中並墜落到澤貝斯行星上,緊急逃出的薩姆斯也失去了她先前戰鬥用的加強服,她身上僅剩下基本保護的零裝甲與一把無傷殺力的救急手槍,薩姆斯只能冒險潛入宇宙海盜的母艦,劫走其中一艘船艦並活著逃出澤貝斯行星。

Mzm3

當澤貝斯行星的黎明來臨,薩姆斯開始從喬佐迪亞區域行動。她秘密淺入宇宙海盜的母艦,在躲開所有海盜的巡視下持續探索著,薩姆斯最後循著宇宙海盜架設的人工通道,在既視感的引導下來到鳥人族遺跡地底的深處,在那裡她發現了過去鳥人族遺留的戰士試煉,而試煉的精靈也被啟動,要求薩姆斯通過它所給予的考驗,在四次考驗通過後,壁畫精靈就會賜予薩姆斯一套傳說的加強服,同時也解鎖先前取得的不明道具 :等離子光束重力服以及空中跳躍等能力,再次擁有強力的戰鬥服裝後,薩姆斯得以正面迎戰宇宙海盜,直接進入母艦進行離開行星的任務;最後薩姆斯通過了母艦聯絡橋,發現了一具利德雷依照它外型而打造的巨大機械人,機械利德雷,這具機械人有著不輸於本尊的攻擊力,在一番苦戰後,薩姆斯終於擊敗了機械利德雷,但這也啟動了母艦的自爆程序,薩姆斯在警報的機艙內迎戰多面宇宙海盜,最後終於搭上了逃生船,在最後一刻平安離開澤貝斯行星,至此,薩姆斯的『零點任務』就此宣告成功完成。

塔隆IV調查任務 編輯

主要條目:銀河戰士Prime
Parasite Queen render

在『零點任務』三年後,薩姆斯回到了澤貝斯行星所在的FS-176行星系,此行的目的是澤貝斯的鄰星塔隆IV,薩姆斯截獲到宇宙海盜從塔隆IV附近的歐爾菲翁巡防艦發出的求救訊號,因此急速前來調查宇宙海盜在此的用意。在幾乎半毀的巡航艦上,薩姆斯發現許多宇宙海盜的屍體以及到處逃竄的不名蟲子,隨著深入調查,薩姆斯發現這裡是宇宙海盜用於生物兵器研發的研究站,而不久後薩姆斯找到了造成這艘宇宙艦損毀的原因:一隻巨大的寄生物皇后,這隻巨大的蟲狀生物是宇宙海盜的啡宗實驗體之一,但是因為她的失控再加上佔據了核反應爐才導致了這場災難。

之後寄生物皇后開始攻擊薩姆斯,薩姆斯躲過了噴射的酸液並從反應爐保護網的縫隙擊倒了皇后,但是寄生物最後掉進了反應爐內,整艘巡防艦因而徹底失控開始逐漸崩毀,在有限的時間內薩姆斯連忙沿著管道逃出,但是她卻在逃出時驚訝地見到一名有著翅膀,宛如飛龍的宇宙海盜,那正是她過去的宿敵利德雷,只見現在全身覆蓋著裝甲的他威嚇著眼前薩姆斯後,隨即飛離此處,薩姆斯見狀也急忙跟上,但在途中她被爆炸氣浪波及,撞上了牆壁導致加強服大半的功能失效,但即使如此薩姆斯還是即時地從巡防艦脫出,並緊追著利德雷,駕駛著飛船來到了塔隆IV行星上,開始了在這顆荒廢行星上的搜索任務。

啡宗的實驗場 編輯

當薩姆斯登陸後,眼前所見的是一片茂密叢林的塔隆IV行星地表,但叢林內有著人造建築物存在,於是薩姆斯順著電梯進入,發現這座行星和澤貝斯類似,都是過去鳥人族所居住的星球,而眼前的建築物也正是鳥人族留下的遺跡,根據遺留的紀錄可知,這裡以前也是鳥人族繁盛的所在,但就在距今五十多年前,一顆不明隕石衝撞了塔隆IV,導致大規模的毒素汙染以及產生出帶來災難的蟲子,這種不明的毒素迅速地擴散到整個行星,許多生物因而死亡,殘餘的生物也被這種毒素影響成各種變異體,許多鳥人也被毒素感染而瘋狂,他們的意念在形體被毀滅後化為留存於世上的特殊生命體,而倖免於難的鳥人則在撞擊坑上方建立了一座神殿,並用12道密碼鎖將汙染源以及蟲子封鎖於其中;在那之後,從毀壞的澤貝斯基地逃離的宇宙海盜降落到此行星上,它們發現了汙染毒素中心的礦石並將其命名為『啡宗』,開始著手利用啡宗的放射能量,進行各式生物兵器研究以及自體改造的計畫。

MP1 Omega Pirate 03

而就在薩姆斯為了修復自己的武器系統而於遺跡探索的途中,她除了逐一地找到隱藏的密碼鎖外,也從留下的紀錄中發現鳥人族早已預見了薩姆斯將成為消滅所有毒素與災厄之蟲的戰士,而就如同預言所示,薩姆斯最終摧毀了所有的啡宗礦脈,並將與她為敵的『啡宗實驗體』海盜成員全數殲滅,最後薩姆斯碰上了整個計畫中最強的實驗個體:奧米伽海盜,歷經一番艱困的纏鬥後薩姆斯擊敗了這名敵人,但是海盜巨大的身軀頹然倒下時壓住了薩姆斯,它身上的啡宗能量也流瀉而出,這使得薩姆斯身上的裝甲遭到侵蝕因而變成具有抵抗啡宗輻射汙染的『啡宗服』

密特羅德究極 編輯

隨著裝甲再次強化,薩姆斯帶著收集的密碼鎖回到神殿,將所有內容輸入後封印的雕像也隨之啟動,但就在此時,覆蓋著裝甲重生的超利德雷現身並破壞了雕像,緊接著開始攻擊薩姆斯;在兩方的交火中,薩姆斯設法破壞了利德雷背上的機械翅膀使他無法進行空中戰,最後破壞了利德雷胸前的維生裝置,就在利德雷做最後掙扎時,神殿周圍的防衛雕像啟動,從眼中射出雷射攻擊,在集中火力的雷射攻擊下利德雷最後掉落至峽谷中並爆炸被摧毀。與此同時,那些過去的鳥人幽靈浮現而出,將封印打開允許薩姆斯德已進入塵封許久的撞擊坑。

Metroid prime encounter phazon infusion chamber

在封閉的坑洞內,薩姆斯發現在其中散耀著藍光鼓動的『啡宗』隕石,以及掛在天花板上休眠的某種異型生物,感應到有入侵者後,這具生物開始甦醒並展開甲殼狀的身軀,降落在地表上威嚇著薩姆斯,原來眼前的生物是過度暴露於『啡宗』能量中所突變的密特羅德,也就是鳥人族所稱呼的災難之蟲——密特羅德究極,戰鬥開始後,薩姆斯試圖用武器破壞其身上的甲殼,就在躲過無數次的能量光線攻擊後薩姆斯終於順利擊破密特羅德究極並使其掉落至坑洞中,但就在薩姆斯上前查看時,卻發現『啡宗』隕石開始閃耀光芒,此時一個有著橘色內臟,外觀形似人臉與水母融合的藍色半透明生物飛出,它正是隱藏在甲殼中密特羅德究極的核心本體,這個本體的核心會重複改變自身的光譜性質使自己從薩姆斯的肉眼中消失,但是薩姆斯透過裝備上的熱感應以及X光掃描後還是得以找到密特羅德究極核心的正確位置並攻擊,薩姆斯利用『啡宗服』放出的高能啡宗射線使核心吸收過多能量終於讓其爆炸,但核心在死前所做的掙扎將薩姆斯身上『啡宗服』的能量資料剝奪,最後在神殿中就此倒下。

Dark Samus eye

隨著災禍之蟲與『啡宗』礦石被消滅,神殿也將隨之傾倒,薩姆斯完成了此次消滅宇宙海盜勢力的任務,之後搭上了飛船並離開塔隆IV;但薩姆斯不知道的是,密特羅德究極核心的遺體在神殿廢墟內閃爍著宛如沸騰的藍色光芒,不久後一個與薩姆斯裝甲相似的手從遺體中竄出,那隻手的手背上也睜開了詭異的眼睛,一個繼承了密特羅德、薩姆斯盔甲與『啡宗』能量的生命就此破繭而出,

獵人與究極力量 編輯

主要條目:銀河戰士Prime:獵人

在薩姆斯結束塔隆IV任務不久後,一個神祕的訊號從泰托拉星系向宇宙各地傳出:『究極力量的秘密,沉眠於亞連比克中。』,銀河聯邦為了調查此一訊息中提及的『究極力量』的真相以及背後的含意,於是委託薩姆斯前往泰托拉星系的亞連比克星團進行調查。

MPH Hunters

然而這個消息早以各種語言、方言甚至俗語傳播到宇宙各地,從各星球而來的賞金獵人也都為了所謂的『究極力量』而前往亞連比克星團,最後除了薩姆斯以外,總計有六名獵人來到了此區,他們分別是:具有變型能力的實驗產物康丹、擁有岩漿燃燒力量的史派亞、深紅色的冷酷獵手托雷斯、使用冰凍武器的菁英獵人諾庫薩斯、曾被薩姆斯擊敗但再次強化重生的宇宙海盜威沃爾、以及身分不明,試圖襲擊銀河聯邦與薩姆斯的神秘刺客賽拉克斯

於是隨著薩姆斯剛抵達亞連比克星團,於埃里翁星球上空的天體資料館太空站收集資料時,她就開始遭遇了這些賞金獵人同行的襲擊,在各自利益不同的情況下,彼此間自然發生了衝突與戰鬥,薩姆斯除了與這些人對抗外,還必須要在此星團內各個星球與太空站搜尋著特殊的水晶『八隅晶石』,在擊退數個守護晶石的機械生命體並擊敗其他獵人後,薩姆斯成功啟動了位於埃里翁星沙漠地區的大砲設施,打開了封印在虛空中的太空據點奧布里特 ,然後就在這座異樣的太空站上,薩姆斯才發現所謂『究極力量』的真相,只是一場逃脫行動的陰謀:

Boss gorea

原來約在一千年前,埃里翁星遭到不明彗星撞擊,而從中現身的不定型生命體哥力亞發出的瘴氣襲擊了埃里翁星人,並吞噬他們的身軀而獲得類似的軀殼,在奮戰對抗最後,殘存的埃里翁星人使用了封印球將哥力亞的力量封印,並將自身透過精神轉化成為純粹的精神能量來強化封印,同時他們將這些封印轉移到奧布里特作為關押的牢獄,將這座監獄隱藏在充滿反物質的虛空內,試圖永遠的封印肆虐的哥力亞;而被封印的哥力亞在千年後終於對外發出了『究極力量』的假消息,試圖引來了各方人士調查並藉此打開封印。

這一切就如同哥力亞所料,就在薩姆斯打開了位於虛空內的奧布里特後,其他賞金獵人先行一步地抵達,為了取得『究極力量』而破壞了眼前的封印球,哥力亞得以掙脫並吸收賞金獵人的力量,並將矛頭轉向最後趕來的薩姆斯,隻身一人的面對眼前擁有各種招式的強悍生命體,薩姆斯在攻擊其核心削弱力量後,迫使哥力亞現出第二型態並在建築內逃竄,而薩姆斯也在這取得了『奧米伽加農砲』的資料,得以擊破哥力亞的核心並真正消滅它。

隨著哥力亞被打敗後,奧布里特也逐漸崩毀,包含薩姆斯在內所有賞金獵人及時逃出虛空,在爆炸的光芒中,一瞬間薩姆斯見到了三位埃里翁星人出現在她面前,對薩姆斯舉起手獻上衷心的感謝,這趟調查旅程也宣告結束。

黑暗襲擊的回音 編輯

主要條目:銀河戰士Prime 2:黑暗回音

不久後,薩姆斯再次接到來自銀河聯邦的委託。在薩姆斯行動的八天前,銀河聯邦士兵組成的GFMC海格力斯特遣隊大沙星系宇宙海盜的太空船交戰,而後這支特遣隊中的勇士中隊迫降於此星系內的乙太星上頭,於是接受委託的薩姆斯搭著飛船,循著隊員最後發出的求救訊號來到了乙太星,而當薩姆斯駛入圍繞在這座星球上的巨大暴風圈內時,異樣的磁場與放電現象導致飛船受損,薩姆斯只能緊急降落到地表,徒步搜尋小隊成員;然而當她找到小隊的臨時基地時,卻發現隊員遭到某種生物襲擊而滅團,就在薩姆斯尚未調查完原因時,許多屍體卻突如占了起來並對薩姆斯開火攻擊。

MP2 Samus encounter Dark Samus
見到此一異狀的薩姆斯只能舉槍反擊,可是隨著越來越多屍體開始活動,薩姆斯只能一邊反擊一邊逃離基地,就在她平安地逃離基地時,卻發現眼前出現個更為異常的存在:那是一個穿著和薩姆斯類似的漆黑戰甲,同時全身閃耀著藍色光紋的不明生命體,就在薩姆斯驚愕之餘,那個生命體走進了一個神秘的空間通道就消失無蹤,為了釐清真相的薩姆斯連忙追上,進入到那處異空間後,發現那名黑色敵人正在吸取曾經在塔隆IV上發現的啡宗礦石能量,此時那名黑色敵人擊碎了薩姆斯附近的水晶便揚長而去,失去了水晶力場保護的薩姆斯因而暴露在該世界的毒性大氣中而陷入危急狀態,最後為了逃離一擁而上的黑暗生物,薩姆斯不得已只能退回通道,然而就在她返回原本次元時,卻從戰甲內部的警告得知,那些不明的黑暗生物已經奪走了她許多的戰鬥系統,僅剩下右手的加農砲還能做基本的火力射擊。

憑著僅剩的火力,薩姆斯設法從臨時基地穿越到乙太星內部的地下墓穴,在躲過許多敵人的襲擊後,薩姆斯終於找到了先前求救訊號的源頭:也就是隸屬於銀河聯邦的巡邏艇提爾號,根據損毀船艦上的紀錄,薩姆斯得知了追逐宇宙海盜但同樣遇上暴風襲擊,因而緊急迫降的勇士小隊,遭到了來自另一個空間中的黑暗尖刺蟲不斷的襲擊,而最後的隊員則是在臨死前對外發出了求救訊號,但仍不敵這些黑暗生物的攻擊而喪命;由於薩姆斯自己的星船仍在維修中,暫時無法離開此地的薩姆斯只好想辦法釐清事情真相並設法修復武器。

啡宗侵蝕的世界編輯

薩姆斯於是繼續探索著,而她也在某個人工建築內發現某種智慧生命的遺骸,而如果還有倖存者,『他們』或許能知道襲擊小隊等人的究竟是何種生物,幸運的是終於找到一處聖堂建築,以及十二具低溫冬眠的生命體,然而就在薩姆斯進一步調查前,在此地築巢的尖刺蟲大型尖刺蟲襲向薩姆斯,甚至還突然黑暗化增強了攻擊力量,而就在薩姆斯設法擊敗這些黑暗生物後,一個光球忽然從蟲子的軀骸中出現並潛入薩姆斯體內,系統也顯示出盔甲被安裝了不明的系統,儘管有些不安,但薩姆斯還是繼續探索這處神殿,之後隨著守護此處的智慧生命體現身,薩姆斯才得知了發生在這顆星球上的災難。

Aether and Dark Aether

眼前的生命體稱呼自己為路米納斯族U-Mos,他也是守護此地的哨兵,根據U-Mos所言,他們路米納斯一族過去是長時間在宇宙中浪跡的種族,曾與包括鳥人族在內等其他外星種族有所交流,他們在長久流浪的最後來到了這顆乙太星並從此定居下來;然而就在他們文明發展至繁盛時,如同塔隆IV曾經的命運,一顆形似隕石的物體衝撞了乙太星,將乙太星地表上幾乎一半的事物給摧毀,甚至在那之後這座星球的能量消失了一半,各地出現了空間扭曲的現象,甚至大量的黑暗生物從扭曲中現身,在數度對抗與調查後,路米納斯一族才得知乙太星的能量被隕石所扭曲,在另一個次元上誕生了極度相似但佈滿著黑暗氣息的黑暗乙太星,這處異次元的星球也正是那些黑暗生物陰葛的發源地,在那之後,路米納斯一族與陰葛陷入了長期的糾纏並逐漸落於下風,就在在危急時刻,恰好薩姆斯來到了這地方,而U-Mos也告訴她,先前所吸收的光球正是數年前被那些生物偷走的能量轉換模組資料,有了這個系統,薩姆斯就能將黑暗乙太星的能量轉回到原本光明的能量,如此一來有機會消滅那群黑暗生物,在U-Mos的懇求下,薩姆斯決定幫助路米納斯族找回所有的能量控制器,拯救這個陷入黑暗危機的星球。

黑暗薩姆斯編輯

Emperor Ing 1st phase

接下起拯救星球的任務後,薩姆斯往返於光明與黑暗的乙太星之間,並遭遇各種黑暗生物的襲擊,其中甚至包括被陰葛所控制的路米納斯族大型防衛兵器,途中也多次與那名與她如同雙子的黑暗敵人——黑暗薩姆斯發生小規模的衝突,但薩姆斯還是順利地擊敗它們,取回能量控制器以及被奪走的武器資料,獲得其餘路米納斯族的協助讓身上的盔甲升級為強力的黑暗服,而在找回三組能量控制器時,U-Mos更是將一套汲取乙太星力量的『光明服』贈與給薩姆斯來表示其衷心的感謝,而最後一組控制器就位於黑暗乙太星的黑暗大空聖堂內部,然後就在薩姆斯前往聖堂找到目標時,一個巨大的黑色球體將能源裝置吞下,伴隨著揮舞的觸手現身並阻擋了薩姆斯的行動,眼前的異樣生物正是最初的黑暗生物,因為吸收啡宗礦石能量突變為黑暗生物的最高首領——皇帝陰葛,面對著能夠吞噬光明乙太,並融合光明與黑暗兩股力量攻擊的敵人,薩姆斯必須保護身上裝假的乙太能量,並一步步破壞皇帝陰葛的眼珠、外殼以及核心,受損嚴重的皇帝陰葛最後透過啡宗能量再次突變,化為如同巨大戰士陰葛的異形,薩姆斯必須趁其心臟閃耀黑色乙太光芒時攻擊才能削弱它的生命,最後皇帝陰葛倒地,身軀也被光明乙太能量消滅,薩姆斯最終取回了第四組能源控制器。

MP2 Samus battle Dark Samus
當所有能量都取回時,黑暗乙太星和這個次元也開始崩解,然而就在薩姆斯回到地表並奔向次元通道的入口時,地表上的啡宗能量湧起並堵住了通道,此時,黑暗薩姆斯現出了真身,以穿戴著戰甲,身軀核心為擬造的頭骨與血管,全身覆蓋著啡宗能量的變異姿態在此對薩姆斯發起決鬥,薩姆斯必須在僅剩的時間內擊敗黑暗薩姆斯,否則就會連同這個次元的崩毀而消滅;就如同過去的密特羅德究極一樣,黑暗薩姆斯藉著地利,吸收啡宗能量形成保護罩並發射出能量光線攻擊,甚至還會改變自身光譜從眼前消失,此時的薩姆斯只能夠透過裝備上的回聲系統判斷黑暗薩姆斯的位置,黑暗薩姆斯甚至會張開起強力的全身防護罩時,薩姆斯只能利用手中的能源砲,在吸收黑暗薩姆斯發出的啡宗能量彈後,藉著相同能量消滅防護罩,才能攻擊到黑暗薩姆斯的本體,最後黑暗薩姆斯吸收了過多能量而倒下,儘管它緩慢爬起,舉起手試圖奪走薩姆斯的盔甲,但最後仍因力量消耗殆盡而化為藍光消失。

在黑暗世界崩毀之際,薩姆斯千鈞一髮地返回到乙太星,此刻所有的光明都回歸至原本的乙太星,薩姆斯也讓裝甲上光明乙太的能量歸還而變回原本橘色的加強服,所有的路米納斯族望著被取回的光芒與家鄉,對為他們取回光明的戰士線上至高的尊敬與謝意,而薩姆斯在眾人的致謝中走向修復好的星船,卸下戰甲駛離了乙太星,至此,薩姆斯這段在光明與黑暗中的戰鬥故事也告了一段落。

重大入侵事件 編輯

主要條目:銀河戰士Prime 3:墮落

距離上次的任務六個月後,薩姆斯收到來自銀河聯邦的指令前往卡朗多亞地區諾里翁行星,與鎮守此星球的聯邦旗艦奧林帕斯號會合,在飛船自動駕駛的途中,人工休眠的薩姆斯夢見了過去的敵人——黑暗薩姆斯從一個艙莢中復活,當她驚醒的同時,飛船也來到了諾里翁星,隨著內部士兵發出的指示,薩姆斯登上了奧林帕斯號。

Ready Room Hunters 2

薩姆斯循著引導來到了彙報室,位於其中的人們卻訝異地來回望向"兩位"薩姆斯,在錯愕之餘,奧林帕斯號的最高司令官戴恩提督前來喝止,"原先"的薩姆斯才解除變身化為一名竊笑的異星女性,包括薩姆斯在內,收到指示而來的皆為賞金獵人,他們分別是擁有冰凍能力的獵人朗達斯、生化機械義體的獵人戈爾,以及閃耀著半透明紫光,擁有變身能力的獵人甘德蕾伊達。在人員到齊後戴恩提督向眾人介紹奧林帕斯號上的生體電腦AI——極光單元242(AU242),並對獵人們解釋此次任務的原委:約在一周前,隸屬於銀河聯邦旗下瓦爾哈拉號遭到宇宙海盜劫持,這些海盜透過船艦上的極光單元313駭入了主系統並安裝了某種不明病毒,聯邦的科學家努力下開發出了反制的疫苗,經測試後,奧林帕斯號上受感染的AU242恢復了正常,因此這次任務目標就是要將疫苗送至其餘三台生體電腦所在地,解除病毒的威脅;正當戴恩提督的報告剛結束,宇宙海盜卻突然透過空間傳送現身發動了奇襲,他們早已駭入極光單元解除了諾里翁的行星防衛系統,準備攻擊行星上的銀河聯邦基地,在這緊急狀態下,所有賞金獵人奉命前往銀河聯邦基地協助防禦,薩姆斯也一路擊退入侵的海盜與各式自動攻擊機器,在擊敗了宇宙海盜這波動員入侵中火力最強的個體狂戰士帝王後,薩姆斯搭上了飛船前往諾里翁星。

諾里翁保衛戰編輯

當薩姆斯降落到諾里翁星球上後,聯邦基地已經遭到宇宙海盜的重創,大半系統陷入停滯狀態,為了恢復行星防衛系統,薩姆斯與其他獵人開始分頭尋找發電機的所在地並試圖啟動,與此同時,戴恩提督緊急通知薩姆斯等人,一個奇特的隕石從傳送通道中現身,正迅速朝著諾里翁星球前進,若沒辦法啟動防衛系統的超長距離對空大砲的話,那麼隕石衝撞的結果將導致指個行星被摧毀。

Boss metaridley1

在這緊急的時刻,薩姆斯在基地內與宇宙海盜周旋的途中,赫然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掠過空中,那正是她曾經一度擊敗的宿敵——利德雷,果然不久後,薩姆斯在發電機的機房內遇上了裝甲化的利德雷,掉入1600公尺深的豎井內,被迫必須在撞擊到地面前擊敗利德雷,在漂浮的狀態下,薩姆斯與利德雷扭打在一起並數度交火反擊,最後薩姆斯朝著利德雷的嘴中開炮使其失速掉落最深處,而薩姆斯也在墜落前被冰凍飛行而來的朗達斯抓起拉回地上;隨著所有發動機啟動,隕石也已經進入了諾里翁的大氣層,獵人們集結到控制塔上準備發射對空大砲,然而就在塔頂上方,一個藍色的身影突然打破了窗戶現身,那正是重生的黑暗薩姆斯,只見它發出強大的啡宗雷射,擊暈所有獵人後就迅速離開。在行星危機的最後一刻,薩姆斯憑著毅力爬起來啟動了開關,行星防衛系統的大砲發動,即時地破壞飛來的隕石,諾里翁星也因而得救,但薩姆斯和獵人卻都陷入了昏迷……。

Biopod PED Suit 2

一個月後,薩姆斯終於從昏迷狀態中甦醒,隨行的聯邦研究員告訴薩姆斯,他們發現薩姆斯等獵人們在那起事件後身體出現了奇特的變化,也就是能夠自體生成啡宗這種能量,而在確認對身體健康無虞後,研究員將銀河聯邦現階段使用的啡宗強化裝置安裝到薩姆斯的盔甲成為『PED服』,這樣薩姆斯就能自由釋出體內的啡宗能量,進入所謂的超能模式提升使用者的體力與攻擊;隨著檢查項目結束,薩姆斯接到通知來到了AU242所在的管理室,AU242告訴薩姆斯這起事件的始末:先前襲擊諾里翁星的超巨大隕石,實際上是一種被稱為『利維坦』的生命體,這種巨型生命體會撞擊到不同的星球內部來散播啡宗能量,將其腐化為充斥啡宗礦脈的星體來達到〝繁衍〞的目的,而一個月前的事件中有三個利維坦入侵了卡朗多亞地區,儘管諾里翁幸免於難,但是其餘兩個鄰星都遭到利維坦入侵而開始了腐化階段,於是早一步甦醒的其他獵人也在安裝啡宗強化裝置後,前往了執行各個任務:朗達斯前往布里歐行星調查、戈爾則前往伊利西亞行星,而甘德蕾伊達則被拜託去搜索宇宙海盜的根據地,然而三人都在薩姆斯醒來的七天前失去了聯絡,AU242因此委託薩姆斯完成這三人的任務並找出他們失聯的原因。

接下委託的薩姆斯隨後搭上飛船,開始了這趟圍繞著利維坦與啡宗能量之祕密的搜索任務。

布里歐行星的侵蝕編輯

薩姆斯的第一站是距離諾里翁最近的布里歐行星,當她登陸後,見到的是被防護罩包圍的利維坦隕石,而AU242透過通訊指示薩姆斯前往墜毀的聯邦船艦忒修斯號尋找解除防護罩的線索,隨著薩姆斯穿過古代遺跡並找到船艦,AU424透過連上忒修斯號的衛星紀錄,從地圖資料得知附近存在著兩個能量點反應,推測就是供給防護罩的能源,因此薩姆斯開始尋找發電機並藉此關掉利維坦的防護罩,就在踏出甲板時,薩姆斯望見不遠處的峭壁上有個身影正注視著她,隨後就藉著冰凍能力飛翔離開,對於朗達斯的異常舉動,薩姆斯也只能帶著疑問繼續探索。

Boss rundas1

然而,之後薩姆斯使用了超能模式時,身體卻突然出現異常現象:啡宗能量突然大量上升,PED服無法負荷過載的能量,身體機能也開始失控,緊急狀況下薩姆斯只能藉著開火將啡宗能源迅速釋出,隨著體能啡宗能源降低到危險值薩姆斯才恢復正常,AU242分析薩姆斯的生命系統數據並告知,薩姆斯在進入超能模式時,體內生成啡宗的細胞會急速增殖從而導致身體遭到啡宗侵蝕,這種症狀是他們始料未及的狀況,但為了擊敗黑暗薩姆斯,目前也只能承擔這樣的風險使用PED服;同樣的症狀似乎也發生在朗達斯身上,他時而出現但又突然消失的異常舉動,最後在布里歐的神殿內見到了朗達斯,儘管他將襲擊薩姆斯的宇宙海盜全數凍結,但是他的身上浮現了黑暗薩姆斯的影子並將矛頭指向薩姆斯,至此也只能被迫與朗達斯戰鬥。

Mogenar Generates

朗達斯能夠自由的生成並操控冰塊,因此薩姆斯必須閃躲迎面而來的冰塊以及寒氣,同時還要將朗達斯身上的盔甲拆落才能削弱他的體力,在數度攻防戰後薩姆斯終於獲勝,而朗達斯也恢復了意識並試圖釐清狀況,但就在這瞬間,突然一道冰柱貫穿了他的身軀,朗達斯最終喪命於自己的能力下,遺體也被化成黑霧現身的黑暗薩姆斯吸收,而薩姆斯只能眼睜睜地望著這一切發生,將象徵著朗達斯遺物的冰凍導彈帶走繼續任務;爾後薩姆斯解除了防護罩來到利維坦內部,消滅被啡宗能量侵蝕的古代布里歐星人戰鬥石像——摩傑納,儘管石像破裂散發的啡宗能量加劇了薩姆斯體內啡宗活化的速度,但最後薩姆斯仍藉著體內高濃度的啡宗能量反過來摧毀利維坦的核心,解除了布里歐行星的腐化危機。

伊利西亞的墮落編輯

離開布里歐星後,薩姆斯的下一站是伊利西亞行星。由於伊利西亞是一顆壟罩著電磁波颶風的氣態巨行星,利維坦就直接落在星球的核心點,為了尋找突破的方式,薩姆斯來到了古代鳥人族所建造的天空鎮,在鳥人族離去後這座漂浮在空中的城鎮就由他們製造的機械生命體棲息於此處。

Ghor throws ship

在擊退數個自動防禦機械體後,薩姆斯找到了能夠突破防護罩的契機,也就是位於天空鎮的生體電腦——極光單元217(AU217),原本依照AU242的指示成功將疫苗資料輸入清除啡宗汙染時,戈爾卻突然現身並用雷射光破壞了部分迴路,這使得AU217無法連結天空鎮的網路來執行任務,薩姆斯必須要重些修好迴路才行,然而不久後,薩姆斯就發現穿戴著裝甲服的戈爾正試圖砸毀她的飛船,薩姆斯急忙遠程操控讓飛船暫時駛離,而心智受到侵蝕,沉醉於啡宗強大力量的戈爾也對薩姆斯發動了攻擊;戈爾駕駛的重裝戰服有著雷射光、機槍、鉤爪等多樣武器,同時還具有特殊力場的防護罩,薩姆斯必需攻擊其背後的弱點或是破壞下盤的穩定,才能逐步破壞戈爾的武裝,而當戈爾被擊敗時,黑暗薩姆斯也再度現身奪走戈爾的軀體,儘管這次薩姆斯試圖攻擊,但仍舊無法傷害到霧氣般的黑暗薩姆斯,最後只能握緊拳頭,憤恨地看著消失的黑影。

Helios

薩姆斯拾起戈爾遺留的等離子光束,利用這武器的高功率光束將損毀的迴路重新焊上,AU217也得以聯繫上天空鎮的網路,並得知供給防護罩能源的發電機就位於底下的氣層內,憑現有的裝備根本無法抵達,於是AU217提供另一套措施,就是利用設施內的大型核融合炸彈直接摧毀防護罩,而為了能夠搬動這種大型炸彈,薩姆斯根據線索回到了布里歐星尋找搬運設備;在取得船安裝在船上的鉤取裝置後,薩姆斯將三個囊爪姬蜂式炸彈安置在其中一個尖塔,讓AU217切斷聯絡橋,並由薩姆斯手動操作尖塔的引擎飛往利維坦上方,在擊潰了試圖阻止薩姆斯的宇宙海盜飛艇後,薩姆斯手動關閉引擎並趕在墜落前搭上逃生艙離開,而炸彈正如計畫所料地摧毀了防護罩,薩姆斯得以直接駛進利維坦,擊退遭到啡宗能量控制的四足機械體——海利歐斯,並消滅利維坦核心,從而解除伊利西亞星的危機。

  • 殞落的瓦爾哈拉

先前返回布里歐星搜索搬運設備時,AU242通知薩姆斯,偵察機發現了五個月前下落不明的瓦爾哈拉號,突然出現於此區域內的泰爾里昂星系,問了調查有關宇宙海盜的資訊,薩姆斯在其餘任務的空檔間來到了瓦爾哈拉號。

在廢棄的船艙內,薩姆斯發現了瓦爾哈拉號上已經被啡宗所腐蝕,艙內盡是遭到啡宗能量汙染而突變的生物,甚至有著啡宗密特羅德存在,這些突變種的密特羅德徘迴於瓦爾哈拉號上等待著下一個犧牲者;而當薩姆斯搜索整個船艙後,發現了宇宙海盜系統中的不明密碼,並發現船上的生體電腦AI——極光單元313(AU313)被宇宙海盜奪走,而AU313在被拆卸前留下最後的訊息給銀河聯邦:某個生命體正在製造蟲洞,以及,所有啡宗的根源就位於一個活體星球上。

收集完資訊後,薩姆斯離開了這座遭到啡宗侵蝕的船艦,繼續執行下一趟任務。

海盜母星的狂亂編輯

將布里歐星和伊利西亞星的兩個利維坦都消滅後,銀河聯邦所在的地區暫時解除了啡宗侵蝕的危機,可是AU242傳來緊急通知,表示不久前聯邦的偵察部隊回收了由甘德蕾伊達送出的緊急通訊膠囊,除了得知宇宙海盜大本營——奧特迦斯星的準確所在地,也訝異地瞭解到這顆行星上也早已存在著利維坦隕石,而海盜們正以啡宗來加強他們整體的軍事力量,若放任不管的話,啡宗的汙染將會隨著海盜的勢力快速地蔓延到銀河系各處,因此銀河聯邦決定採取總攻擊,而薩姆斯則動員先行前往解除行星防護罩,引導銀河聯邦軍攻入。

Gandrayda Reveals

薩姆斯依據座標飛往了奧特迦斯星,而她也見到了如同血管一樣蔓延在這顆星球上的啡宗能量,此地區大量充斥著因為啡宗而高度突變的危險物種,再加上星球表面無時刻都在下著高腐蝕性的酸雨,因此薩姆斯無法直接來到利維坦隕石的所在地,而就在此時,薩姆斯收到了一名被海盜俘虜,代號N7G41聯邦士兵傳統的求救通訊,依照指示會合後,對方告訴薩姆斯,關於海盜用來突破酸雨地區的防護裝置並指引前往的路徑,然而很快地,這名〝N7G41〞士兵隨即就試圖攻擊薩姆斯並解除擬態,眼前出現的正是獵人甘德蕾伊達

甘德蕾伊達擁有矯健的身手與速度,但她最大的優勢在於擬態特性,在對戰中她會不斷變化成宇宙海盜、伊利西亞星的機械生命、朗達斯以及戈德的型態,並使用他們的能力來進行戰鬥,之後甘德蕾伊達會打開遮蔽強讓酸雨吹入,迫使薩姆斯只能在遮蔽處下迎戰,除了要躲避酸雨、及時切換戰鬥方式外,還要將突然衝過來抓住頭盔的甘德蕾伊達給甩開,薩姆斯在極度嚴苛的環境下最終擊敗了甘德蕾伊達;倒地的甘德蕾伊達不斷變化,最後她變成了薩姆斯的樣子求救著,然而,薩姆斯只能閉上眼,不願見到甘德蕾伊達被黑影吞沒的模樣,在獵人戰友消逝後,薩姆斯撿起遺留的鉤爪電壓資料,繼續完成後續的任務。

OmegaRidleyAppears

隨著薩姆斯的探索並數度往來於星系內的星球尋找各種工具,最後成功地解除了宇宙海盜的星球防護罩,讓銀河聯邦第7艦隊得以入侵,隨後薩姆斯與戴恩提督會合,護衛著聯邦爆破兵前進,協助他們逐一解除貨運通路的閘門,最後來到了利維坦的所在地,並在此碰上了於諾里翁一戰後消失,藉著啡宗力量再度強化的終極利德雷,儘管在苦戰後仍舊將其擊敗,但是利德雷爆炸後散發的啡宗能量,讓薩姆斯體內的啡宗核心再次增生,為了消滅潛藏的腐蝕危機,薩姆斯依據極光單元同步解析得到的資訊,前往所有啡宗發源的星球所在。

啡宗災害的根源編輯

Darksamus

藉著在瓦爾哈拉號取得的密碼,薩姆斯得以遠端操控漂浮於奧特迦斯星外圍的特殊太空船,也就是經宇宙海盜改造的利維坦戰艦,利用這艘特殊船艦開啟蟲洞入口,讓銀河聯邦艦隊直接抵達啡宗根源之星球——啡札星的所在區域,在銀河聯邦艦隊與啡札星操控的太空船交戰時,薩姆斯駕駛著飛船獨自降落在啡札星上,然而當她一登陸,體內的啡宗核心與這顆星球發生共鳴而再次活化膨脹,PED服也到了吸取上限,這使得薩姆斯被迫維持在超能模式下行動。

Aurora unit 313

以遭到侵蝕的生命作為時限,薩姆斯在啡札星上探索著,最後來到了星球的中樞,在這裡遇到了強化的黑暗薩姆斯,此時對方以啡宗作為攻擊的能源成為薩姆斯最大的威脅,一但吸收的啡宗能量超過臨界值,薩姆斯將會被完全腐蝕成為新的黑暗薩姆斯。黑暗薩姆斯除了以啡宗的能量彈攻擊,還會吸收啡宗來恢復體力,甚至會如密特羅德那樣分裂出多個分身進行連段攻擊;面對著極度危險的戰場與對手,薩姆斯總算擊敗了黑暗薩姆斯,但是黑暗薩姆斯喚出被腐蝕的極光單元313(AU313)並與之融為一體,眼前的生體電腦化為了整個啡札星的終端核心,開始以各種放射能襲向薩姆斯,薩姆斯在多次閃躲攻擊,強行撬開AU313的防護外殼並破壞其核心後,終於粉碎了這個遭到腐蝕的電腦單元,連帶徹底擊敗黑暗薩姆斯,與此同時,薩姆斯體內腐蝕的啡宗細胞也隨之消失,而啡札星也因為終端核心被破壞而開始瓦解。

在太空交戰的銀河聯邦艦隊偵測到啡札星異常的能量頻率,戴恩提督緊急命令利維坦戰艦開啟蟲洞讓艦隊返回,隨著啡札星的爆炸摧毀了利維坦戰艦,蟲洞也因而關閉,但是艦隊卻沒有聯絡上薩姆斯,不過就在眾人擔心時,一艘黃色的飛船飛掠過艦隊,隨著戴恩提督行了軍人禮,薩姆斯回報了『任務完成』的訊息後,就此駕駛著飛船離開。

Delano 7 MP3

結束了這場圍繞著啡宗的艱困任務後,薩姆斯來到了伊利西亞星,在這個鳥人族曾經的故鄉,薩姆斯脫下頭盔望著太陽,回想起三位逝去戰友們的身影,最後站起身搭上飛船,航向下一個需要她的地方,然而薩姆斯沒注意到,一艘隱匿的藍色神秘飛船緩緩出現,隨著空間跳躍的光影後,緊追在薩姆斯身後。

聯邦軍團與調查任務 編輯

主要條目:銀河戰士Prime:聯邦軍團
MPFF M22 Convergence Samus saves the Federation Force

在啡宗的威脅被薩姆斯解除後,銀河聯邦決定一舉掃蕩剩餘的宇宙海盜勢力,於是當他們發現宇宙海盜於百慕達星系出沒的消息時,銀河聯邦創建一支『聯邦軍團』,這支軍隊的戰士身穿著以薩姆斯加強服為原型的機甲,潛入各行星並和海盜勢力的敵人應戰;另一方面,聯邦也雇用了薩姆斯進行先行調查,而當薩姆斯駕駛著飛船經過該星系的巴翁星時,她即時地擊退試圖攻擊軍團戰士的巨大生物,就繼續完成後續的調查任務。

然而在某個時間點上,薩姆斯遭到宇宙海盜洗腦,被帶往位於此星系的巨型侵略戰艦——毀滅之眼,由該處的掌控者主腦所挾持著,當聯邦的士兵入侵到此,主腦使用了古代巴翁星人遺留的技術將薩姆斯的體積放大數倍,士兵因而被迫於巨大化的薩姆斯對戰;而當薩姆斯被擊敗後就會恢復原本正常的體型,而隨著聯邦士兵擊破了主腦,毀滅之眼也因為聯邦艦隊的攻擊而逐漸崩毀,恢復清醒的薩姆斯協助聯邦士兵脫困,並駕駛著飛船將因為爆炸而漂至太空的士兵救回,最後薩姆斯對此次任務的聯邦士兵獻上感謝的話語,這趟宇宙海盜的掃蕩任務也宣告結束。

Sylux in Federation Force

然而,在這起事件不久後,銀河聯邦研究所遭到神秘人士入侵,原本從塔爾巴尼亞行星回收保存的密特羅德卵,保管系統被駭入後開始照射大量能量,隨即密特羅德幼體破殼而出,這名入侵者的身形,與過去薩姆斯在亞連比克星團遇見的那名藍色獵人極為相像。

SR388殲滅任務 編輯

主要條目:銀河戰士II:薩姆斯的回歸銀河戰士:薩姆斯歸來
Samus vs Zeta Metroid in MSR

有鑑於過去宇宙海盜利用密特羅德造成的災情,銀河聯邦於是派遣聯邦警察的菁英成員組成的特殊部隊,前往此種生物的原生地SR388行星調查,然而隨著這支部隊失去聯繫,銀河聯邦透過資料解析才曉得此行星上依然存在著密特羅德,於是銀河聯邦會議決定消滅所有密特羅德,為此雇用了薩姆斯前去執行此一任務。

駕駛著飛船降落到SR388的薩姆斯很快就發現到,這座星球上的密特羅德早已脫離了原先鳥人族的控制,不僅變得野生化,甚至還發育出更為凶暴的成體,這些成長後的密特羅德已經不再是幼年期的水母狀模樣,而是蛻變為類似節肢動物與爬蟲類般的生物,原本弱點的核心也被甲殼包覆,變得更為難以消滅。

  • 隨著薩姆斯不斷探索,她前進的道路被危險的液體所淹沒,這些液體會吸走薩姆斯身上的能源使其陷入危機,只有在密特羅德被逐一擊倒時,才可能引發地震使液體退去讓薩姆斯得以繼續深入探索。(RoS)
  • 隨著薩姆斯不斷探索,她也發現了過去鳥人族遺留在此的各種遺跡與裝置,並得知了過去鳥人族在密特羅德的繁殖失去控制時,他們將高危險的紫色液體灌入洞穴內部阻止密特羅德全數湧出,並在此設立了一道封印石像,只有在石像紀錄到一定數量的密特羅德DNA時,它才會啟動將液體抽乾讓薩姆斯往深處前進,途中還會數度遭遇到巨大挖掘機器人的追擊。(SR)
SR samus with baby

薩姆斯獵殺各種階段的密特羅德並深入地下,最後她發現這個種族的頂點存在——女王密特羅德,女王是一隻變異體的密特羅德,也是少數能夠產下子代的個體,因此理所當然的在薩姆斯此次的任務目標中,女王密特羅德能夠放出各種能量波攻擊,並在狹小的洞穴中以身軀直接撞擊薩姆斯,在一番苦戰後,薩姆斯擊昏了女王,以變形球的型態從潛入體內施放炸彈摧毀核心器官,成功地消滅女王密特羅德;在女王被消滅後,薩姆斯發現了一顆尚未孵化的,當她走近時,從卵中破殼飛出了一隻密特羅德幼體,儘管薩姆斯準備開火,但這隻幼體將眼前的薩姆斯視為『母親』,不停地環繞在薩姆斯身旁並發出啼聲,面對著一無所知的幼體,薩姆斯最後還是軟下心解除了砲火,並決定違背任務,保護這最後一隻密特羅德。

宿敵的襲擊編輯

主要條目:銀河戰士:薩姆斯歸來
Metroid Samus Returns Proteus Ridley Rescue Baby - Samus holding the Baby & Charging the Plasma Beam (Transition Cutscene 1)

當薩姆斯帶著密特羅德幼體『寶寶』離開地下洞窟回到飛船所在地時,突然一個飛龍狀的身影從空中現身並抓住了密特羅德幼體,只見眼前的正是以機械化義體重生的宿敵——變形利德雷,為了救回寶寶,薩姆斯和這名纏鬥多次的宿敵展開了對決。起初利德雷本想直接帶著幼體飛離,但是薩姆斯撲上前抓住了利德雷的尾巴,並翻身直接朝向利德雷的胸口開火迫使他鬆手,而薩姆斯也奮不顧身地撲向寶寶並牢牢抓住他,隨即回身對利德雷的翅膀擊發一槍使他失衡墜落;憤怒的利德雷隨即用更猛烈的能量彈攻擊,同時直接迎向砲火抓住薩姆斯,將其壓倒在地後隨即用吐息近距離攻擊薩姆斯,而一旁的寶寶見到薩姆斯陷入危險,立刻飛過去抓住利德雷吸收他的能量,薩姆斯也得以擺脫利德雷的爪子並再次反擊,在寶寶關鍵的幫助下,薩姆斯終於成功擊倒利德雷,隨後帶著寶寶搭上飛船離開SR388,在『未完成』殲滅任務的情況下返回。

澤貝斯最後任務 編輯

主要條目:超級銀河戰士
Introduction

由於深刻瞭解密特羅德本身擁有的兵器價值,因此薩姆斯在離開SR388後,駕駛著飛船來到宇宙殖民地,將『寶寶』交給了殖民地內宇宙科學院的研究者們,希望能將密特羅德用於銀河系和平的發展研究,而科學家們也確實從研究報告得出,密特羅德特殊的能量吸收機制,能促進人類技術的發展,並推測出過去密特羅德這種生物最原始的目的可能就是用於和平用途。 然而,就在薩姆斯認為銀河系的秩序恢復和平時,她從銀河聯邦收到了緊急命令,要盡速返回宇宙殖民地,而當薩姆斯返回時,發現所有人員全都遭到宇宙海盜殺害,而在最深處的研究室,首領利德雷再次現身並抓走了寶寶,在幾次戰鬥後,利德雷飛出了殖民地,並啟動了這座太空站的自毀程序,薩姆斯趕在爆炸前離開太空站,開著飛船緊追在利德雷身後,而利德雷飛向的目的地,正是薩姆斯曾經的第二個故鄉——澤貝斯行星

訣別一切的死鬥編輯

SM - Baby come back

隨著登陸,薩姆斯就發現宇宙海盜將過去被她摧毀的基地再次重建起來,母腦將它鎮守的泰利昂區域遷移至更深處的地帶,而通向此區域的入口則被設施所封閉,只有擊敗四名宇宙海盜頭目才能得以進入,這四名頭目分別是:曾經的宿敵利德雷克雷德、徘徊於失事船遺骸的幽靈幻通以及巨大的水中甲殼類卓雷伊貢,這些宇宙海盜棲息於澤貝斯各處,讓此行星變得更加危險與瘋狂,薩姆斯甚至在行星深處發現了大量密特羅德的分裂體以及實驗失敗體,種種跡象都顯示出宇宙海盜試圖利用密特羅德來研發生物兵器,果不其然,隨著薩姆斯擊敗各頭目並深入泰利昂區域時,她遭遇了一隻巨大密特羅德的襲擊,所有的武器這隻密特羅德完全無效,而薩姆斯也被眼前的密特羅德抓住並吸走能量,不過就在最後一刻,這隻密特羅德似乎發現了什麼而鬆開獠牙,在薩姆斯附近環繞並發出啼聲,隨即因為羞愧而逃開。

此時薩姆斯才瞭解到,剛才的密特羅德正是『寶寶』

Mother3

《另一個M》中描述超級銀河戰士的最後場景

儘管如此,薩姆斯還是在體力不足的情況下繼續前進,最後她在泰利昂區域再次見到了母腦。與過去類似,架設著許多武器與浸滿酸液的機房中,薩姆斯摧毀了保護母腦的玻璃槽並重創了它,然而這次母腦掙脫了設施,顯露處它創造出來的身軀,眼前的母腦變成了異常姿態的巨大人形,對薩姆斯發動了更為猛烈的雷射砲擊,早已失去大半體力的薩姆斯不敵母腦的攻擊而暈厥,眼看就要喪命於最後的雷射時,寶寶突然闖了進來咬住了母腦的頭部,吸走了母腦身上的能量使其陷入僵化,同時寶寶抓起了薩姆斯,將吸收到的能量傳輸給薩姆斯;但是還尚未死去的母腦開始再次活動,對著寶寶發動了攻擊,而寶寶為了保護薩姆斯而用身軀承受住這些能量攻擊,當薩姆斯因為恢復能量清醒後,寶寶放開了『母親』衝向了母腦,在薩姆斯無聲的吶喊中,直接遭到高能量雷射攻擊而粉碎身亡,憤怒的薩姆斯藉著寶寶給予她的遺物,從手上的加農砲放出了源自母腦的高能雷射,徹底的消滅了母腦。

隨著母腦死亡,基地的自毀程序也啟動,儘管薩姆斯在最後一刻搭上飛船逃出,但是因為這次的基地極度深入地下,基地的爆炸連同她所有的宿敵,以及整個澤貝斯行星全都徹底的毀滅,雖然完成了這趟任務,但是薩姆斯也再次失去了她故鄉的一切。

瓶中船事件 編輯

主要條目:銀河戰士:另一個M

儘管薩姆斯在澤貝斯爆炸前逃離了行星,但是和母腦的激戰還是傷害到了她的身軀,在離開行星之後,薩姆斯被送進了銀河聯邦的醫院進行住院觀察。然而在治療的期間,薩姆斯不斷夢見在澤貝斯最後的那場戰鬥,以及寶寶為了保護她而喪命的場景,宇宙海盜、宿敵利德雷還有寶寶,都連同了她的第二故鄉爆炸而全數消失,也因此在治療結束後,對於銀河聯邦會議讚許她完成『殲滅所有密特羅德』的任務,薩姆斯只覺的呼非常不真實,以及茫然若失。任務結束後的幾個星期裡,薩姆斯漫無目的地駕駛著飛船在宇宙中流浪,並一直為寶寶的死去而哀傷著,就在此時,她接收到名為『寶寶的哭泣』的求救訊號,因為此一訊號而心頭觸動的薩姆斯於是駛向了訊號來源,一個被廢棄許久的太空站——瓶中船

重逢與新的遭遇編輯

來到瓶中船太空站的薩姆斯注意到,銀河聯邦的飛船已經來到了這裡,並且很快地遇上聯邦派來的第07小隊,而在這隻小隊中更有她過去從軍時代的同袍——安東尼以及亞當司令官,

銀河聯邦的黑暗面編輯

成為『密特羅德』 編輯

裝備能力 編輯

自體力量 編輯

裝甲 編輯

武器 編輯

交通工具 編輯

小知識 編輯

命名一覽 編輯

參考資料表 編輯

除非特別說明,社區內容使用CC-BY-SA 授權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