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薩姆斯・亞蘭』(日語:サムス・アラン;英語:Samus Aran),又譯作『薩姆斯・艾仁』,是整個銀河戰士系列的主角,曾經隸屬於銀河聯邦,之後以賞金獵人的身分活躍著,以數度擊退高危險性的外星生物而揚名於星系間。

人物簡介 編輯

薩姆斯・亞蘭是一位在銀河星系間非常出名的戰士,也是銀河戰士系列的主要角色。薩姆斯身穿著由鳥人族製造的橘黃色加強服,藉著這套戰甲身上具有的各式武裝,再加上薩姆斯本身的傑出運動能力,讓薩姆斯得以解決數個星系內重大事件,而這些立下的豐功偉績也讓她成為銀河聯邦與其他組織所信賴的對象,時常會聘請她參予任務的守衛職責。

由於任務所需,薩姆斯時常穿著厚重的戰甲行動,但盔甲下的她是一名高窕的人類女性,有著金棕色的頭髮與白皙的肌膚,嘴巴左邊有著一顆痣;而戰甲下比較常見的是名為『零裝甲』的藍色貼身衣,是為了戰甲而須穿上的基本防護服,而在平常時薩姆斯也會穿著一般的無袖上衣與短褲行動,可以看出她較為休閒的一面。

儘管擁有高超的戰鬥技術,但薩姆斯卻有著一段悲慘的過往:薩姆斯是殖民地行星K-2L悲劇的唯一倖存者,父母皆遭到宇宙海盜殺害的她後來由鳥人族收養並於澤貝斯行星上成長,為了適應行星的環境,薩姆斯接受基因工程手術,承襲了鳥人族的基因以及戰鬥技術,成為了一名強大的戰士。

身為鳥人族文明的最後繼承者,薩姆斯成年後離開了她的撫育者,一度加入銀河聯邦成為軍警,之後因故退出成為了法制外的賞金獵人,儘管薩姆斯對於宇宙海盜有著無法放下的仇恨,但是來自鳥人族的關懷讓她不致於走上歧路,這讓她得以維持著初心,走上了銀河守護者的人生旅程。

性格簡介 編輯

由於遊戲設計的機制,因此在遊戲中鮮少見到薩姆斯情緒的表現,多半的時候薩姆斯都穿戴著厚重戰甲,在孤寂的地區執行著各項作戰行動;不過在《銀河戰士:融合》《銀河戰士Prime 3:墮落》以及《另一個M》這幾部作品中,都能明顯看出薩姆斯在與他人之間的互動與性格,這些個性特徵在相關的漫畫中也都能瞧見。

從劇情的表現上來說,薩姆斯是個憂鬱且孤獨性格的少女,雖然她多次立下了許多豐功偉績,但也時常感到孤單與憂鬱,渴望著與他人交流的感情,但又害怕著失去的痛苦,而造成薩姆斯性格成型的原因或許來自於在她失去至親的人生:薩姆斯的父母在還是孩童時期的她眼前被宇宙海盜殺害,這段痛苦的回憶雖然成為她成為戰士與對宇宙海盜復仇的決心,但也成為她心中PTSD的源頭,當薩姆斯被某些事件勾起至親被殺害的回憶時,她就會異常地情緒化甚至不可理喻;儘管如此,與鳥人族養育者相處的經歷亦成為她的心靈支柱,令薩姆斯得以成長為有著堅毅心志的戰士,無論是遭到怎樣的打擊以及困境,她最後都能再次振作起來,為了那些應當守護的生命,成為維護銀河秩序的戰士。

人生經歷 編輯

幼年時代 編輯

Samus(child) Metroid-Manga

三歲時期的薩姆斯
(銀河戰士(漫畫))

薩姆斯是地球人羅德維吉妮雅的女兒,一家三口在殖民星球K-2L生活,父親羅德身為採掘團的小隊長,領導著隊員挖掘『阿芙蘿拉泰特』這種宇宙航行的能量礦物,在星球上過著和平的日子。在薩姆斯三歲那年,幾名鳥人族造訪了K-2L星球,他們因為某些事情需要大量的『阿芙蘿拉泰特』礦物而和羅德隊長進行交涉,在過程中,年幼的薩姆斯結識了一名年邁的鳥人族——老鳥,儘管初次見到外星生命仍有些害怕,但很快地兩人就成為了忘年之交的好友;雖然鳥人族對於銀河的文明有極大的貢獻,但羅德隊長基於銀河聯邦的規定無法私下答應鳥人們的要求,交涉未果後後鳥人們也對無理的要求謝罪並準備離去,薩姆斯對新結交的朋友離去感到可惜,並由衷地希望老鳥能再次回來。

M-Fussion Ending Poster07

薩姆斯回想幼年的悲劇
(《銀河戰士:融合》)

不久後,秘密追查鳥人族行蹤的宇宙海盜發現了他們曾停留在K-2L行星上,因此決定搶奪星球上高能源的『阿芙蘿拉泰特』礦物,為此襲擊了行星上所有的殖民者,聽見爆炸聲趕回來的薩姆斯也在此時遇見了宇宙海盜的首領——利德雷,就在薩姆斯即將被利德雷的攻擊殺害時,母親維吉妮雅以自己的生命保護了薩姆斯,與此同時,父親羅德為了不讓這些礦物落入到海盜手中,潛入海盜的貨物船內,最後犧牲了自己引爆『阿芙蘿拉泰特』礦物,發現船艦被引爆的利德雷氣急敗壞地離開,也因此沒有注意到還存活下來的薩姆斯;收到緊急求救訊號的鳥人族再次返回K-2L行星,在燃燒著火焰的廢墟中,發現了最後倖存者的薩姆斯。

老鳥將薩姆斯帶回到他們居住的澤貝斯行星上,但是鳥人族的灰音卻質問老鳥的動機,為何要將地球人帶到此處,不過老鳥直接了當地說服他,並要鳥人族開發的人工智慧母腦來檢測薩姆斯的生存狀態,母腦分析後,判斷薩姆斯在惡劣環境的澤貝斯無法生存太久,為了解決此一問題,灰音提供自己的DNA,在母腦協助下對薩姆斯進行基因工程手術,之後擁有鳥人族基因的薩姆斯得以克服澤貝斯的環境,成為鳥人們的家人共同生活著。

鳥人族的撫育時期 編輯

MZM Ruins Test Flashback

薩姆斯與老鳥參見壁畫精靈
(《銀河戰士:零點任務》)

在鳥人們的陪伴下,薩姆斯逐漸走出失去雙親的哀痛,這段時期內她曾在老鳥的陪伴下來到鳥人族遺跡深處,有著壁畫精靈存在的戰士試煉之間,這也代表了鳥人族全體寄予在她身上的期望——成為守護銀河的最強戰士,而在這份期許下,薩姆斯開始接受著各項鳥人族的戰鬥訓練,在澤貝斯行星上開朗地成長生活著;當逐漸成長後,薩姆斯開始在地表的格雷特亞地區進行穿戴加強服的模擬戰鬥訓練,在距離K-2L毀滅悲劇11年後,14歲的薩姆斯已經成長為高眺且出色的女戰士,不過根據灰音的評價,薩姆斯依然容易因為情緒變化而影響戰鬥表現,這或許也和薩姆斯急切地想對宇宙海盜復仇的想法有關,而薩姆斯也常因為無法達到灰音的期待而感到煩惱,時常獨自一人沉思著。

Samus(trainer) Metroid-Manga

十四歲的薩姆斯
(銀河戰士(漫畫))

而這樣生活的轉折點,就是從薩姆斯發現澤貝斯上的本土生物,外觀形似蝶類的伊歐諾飛麗雅開始。薩姆斯隨著這些生物,發現了生長在山谷中大片盛開的野花,並將這些花朵帶回來,但是灰音一看到就發現這是從其他星球而來,名為獾叢草的有毒植物,這些植物的種子是前次宇宙海盜襲擊澤貝斯時帶來的,而伊歐諾飛麗雅正成為了這種植物種子的傳播者,為了避免危害到澤貝斯的生態,於是灰音命令作業用機器人將這些生物殲滅,中途卻遭到伊歐諾飛麗雅的反擊,這些小生物拾起海盜遺留的武器對著灰音攻擊,薩姆斯即使換上加強服救下了灰音,為了不傷害任何生命,她僅擊落伊歐諾飛麗雅手中的武器並試圖勸解,但母腦趁此時命令機器人一舉消滅了所有伊歐諾飛麗雅,雖然行動無誤,但薩姆斯對母腦這樣無情的處置方式感到憤怒,當場砸毀一台機器人表示心中的不甘與悔恨。

目睹薩姆斯對於生命的重視性以及情緒表現,老鳥終於發現到,薩姆斯已經成長為有著堅毅信念與憐憫生命之心的強大戰士,而相較之下,鳥人族因為高度發展的文明而早已失去了戰士該有的那份信念,因此他勸說薩姆斯離開鳥人族,以各自的方式來守護銀河的和平,以此為契機,薩姆斯離開了她成長的故鄉,開始步入了在銀河星系間成長的旅程。

銀河聯邦警察時期 編輯

吉古拉多行星取締任務 編輯

Samus(Police) Metroid-Manga

銀河聯邦警察時期的
薩姆斯((漫畫))

離開澤貝斯行星後,薩姆斯進入了銀河聯邦體系,被編入聯邦所屬的警察部隊,負責在各行星上調查與阻止宇宙海盜的威脅。薩姆斯與同為聯邦警察的成員——古利茲以及摩克,在一次潛入吉古拉多行星調查宇宙海盜的任務中,未取得上級的許可就先行曝光自己的存在,挺身而出拯救被海盜奴役以及差點遭到處決的孩童,這場奇襲的成功讓銀河聯邦將之推崇為對抗宇宙海盜的勝利序曲,足以作為寫在歷史上的偉大事蹟。

而在後續維護吉古拉多行星治安滯留的時候,薩姆斯等人也遇見了本來要以武力支援此次任務的聯邦軍司令官亞當・馬科維奇,亞當此時前來的目的是審問俘虜的宇宙海盜,而薩姆斯等人則做為護衛與亞當同行,雖然俘虜試圖激怒薩姆斯的情緒,但亞當以冷靜的態度分析,並質問他們"過於囂張的舉動"是在隱瞞何事,此時薩姆斯才驚覺吉古拉多行星事件只是佯動作戰,宇宙海盜另有其目的;與此同時,由利德雷率領的海盜部隊逼進了澤貝斯行星,它們此次以微型黑洞裝置破壞了鳥人族設下的行星防護網,順利地攻入行星上,俘虜了多數的鳥人族,隨著亞當率領的銀河聯邦軍收到來自擇貝斯的緊急求救訊號,薩姆斯才瞭解到,宇宙海盜的目的是盜取鳥人族所擁有的高科技。

Samus&Adam Metroid-Manga

雖然薩姆斯急於返回澤貝斯星,但她被告知到,由於宇宙海盜襲擊的規模與武裝程度,此事件已經是銀河聯邦軍所管轄的範圍,再加上為了維持聯邦上層對抗海盜的威信,不久後聯邦軍即將盡全力掃蕩行星上的宇宙海盜,知道這樣下去,澤貝斯上的鳥人族將會一同被殲滅,於是薩姆斯決定私下抗命前往救援;在準備秘密搭上星艦的時候,亞當發現薩姆斯的舉動,而薩姆斯也將砲口指向亞當來表示此行的決心,身為聯邦軍司令官的亞當雖然不能徇私,但他告知薩姆斯聯邦軍將在48小時後出擊,亦即婉轉地告知薩姆斯必須在時限內完成救援任務,隨即不再過問,讓薩姆斯自行離去。

澤貝斯行星潛入 編輯

在船艦上,薩姆斯的同伴古利茲與摩克同樣決定隨同她前往澤貝斯行星。當他們抵達後,薩姆斯遇見了她小時候的動物朋友,外觀形似兔子的蹦奇,在牠的指引下薩姆斯等人來到了一處通訊場所,在那收到了老鳥留下來的最後訊息,由於對澤貝斯行星的瞭解,薩姆斯隻身一人進入鳥人族與母腦所在的泰利昂行政區,卻發現宇宙海盜處於被母腦以及灰音統治的狀況,母腦對薩姆斯說到,鳥人族已經是步入衰退階段的種族,唯有藉著它與海盜的協助,才能帶領銀河社會走入繁榮的階段,因為一直以來視為友方的背叛,再加上利德雷突然的出現,薩姆斯內心承受不了這樣的刺激,童年時悲劇的回憶再次浮現,薩姆斯陷入PTSD發作的不穩定狀態,無法戰鬥的她和鳥人長老鉑胸一同被利德雷擄走,而與薩姆斯分開行動的古利茲與摩克在千鈞一髮之際將其他被俘虜的鳥人族與薩姆斯救出,在長老與鳥人族『家人們』的安撫下,薩姆斯終於克服一直以來心中的夢靨,最後得以恢復理智,再次披上加強服戰鬥,保護所有人從行星上撤退。

Samus&GrayVoice Metroid-Manga

披上戰鬥裝的薩姆斯與灰音
(銀河戰士(漫畫))

在遠方目睹此景的灰音淡淡地笑著,為了羅德與維吉妮雅的女兒,同時也是繼承他DNA的『孩子』,終於成長為心懷勇氣與信念的戰士,他決定完成最後的任務,於是他也再次披上戰甲,前往母腦所在的地區。灰音從一開始的目的就是要破壞母腦,這具瘋狂的生體電腦是他們鳥人過於渴望銀河繁盛而創造出來的怪物,一個恐懼未來與生命並因此嫉妒著薩姆斯的『缺陷品』,儘管攻擊的舉動會讓觸動他們鳥人族內心防禦機制而感到劇痛不已,但灰音依舊與之對抗,最後灰音被利德雷重傷,瀕死的他用最後的力量擊落追趕薩姆斯等人的飛船,於利德雷施放的攻擊中死去。

繼承著灰音DNA的薩姆斯,聽見了最後迴盪在她心中的遺言,也知道灰音為了他們而戰死,薩姆斯對著她的『父親』發誓著,她會與這套加強服一起,為了銀河的和平而戰,成為堅強的戰士。之後亞當領導的聯邦軍特務戰鬥艦VIXIV IV以及所屬軍隊趕到,將薩姆斯與鳥人族平安地救出,此次救援任務宣告完成。

銀河聯邦軍人時期 編輯

Metroid-OtherM Samus(Recruit) Artwork

銀河聯邦軍時期的
薩姆斯(另一個M)

在澤貝斯潛入事件後,薩姆斯從聯邦警察轉調為聯邦軍人,進入了司令官亞當的編制下,在銀河聯邦旗艦VIXIV上接受新兵的訓練,在這裡她認識了同袍安東尼・希格斯以及亞當的弟弟伊恩・馬科維奇,時常組成隊伍共同執行任務,彼此的關係也是可以互相開玩笑的親密關係。與警察時代不同,在服役時期薩姆斯因為不滿他人常將她當作孩子對待,因此不時會對同袍與長官某些的舉動感到極度厭惡,以薩姆斯和亞當的相處為例,為人一絲不苟的亞當,在解釋任務內容後會特別發問到『還有異議嗎,女士?』,雖然這樣的稱呼源自於亞當對她的關注,薩姆斯也明白這點,但是年少的她仍對此稱呼感到不悅,因此與其他隊友不同,聯邦軍的傳統是以豎起大拇指表達瞭解任務內容,而薩姆斯則是將拇指朝下,代表了她叛逆與理解的含意;實際上薩姆斯並不討厭亞當與其他同袍,在薩姆斯的自白中,她也承認到亞當在她心中猶如父親那樣的地位,因此薩姆斯對亞當的反逆,更像是一個女兒試圖反抗父親,希望自己被當作大人一樣,薩姆斯就在這樣矛盾與複雜的心態中度過軍人時代。

在一次定期性的檢查任務中,亞當的弟弟,也是聯邦軍一員的伊恩在進行載運民眾的太空梭盧西塔尼亞號的維修時,突然連接的驅動單元開始失控,為了救助太空船上三百多名的民眾,亞當毅然地下令讓驅動單元與太空梭分離,薩姆斯對此命令感到錯愕,並急切地對亞當說讓她前去幫助伊恩脫困,最後亞當仍不改變命令,太空梭及時脫離了驅動單元,伊恩也因此殉職;儘管多年後薩姆斯承認亞當的判斷是準確的,當時的時間已經沒辦法救助伊恩,如果採納薩姆斯的提議的話,那麼將連同所有民眾一起賠上性命,但還年少的薩姆斯無法理解亞當如此冷酷無情的舉動,以此事件為契機,薩姆斯在不久之後就離開了銀河聯邦軍。

歸來的賞金獵人 編輯

在離開銀河聯邦後,薩姆斯就此杳無音訊,多年後在《另一個M》故事中,薩姆斯說這時候的她實在太過無知與年輕,才會選擇就此離開亞當所在的聯邦軍,多年後當薩姆斯再次浮出舞台時,她已經是一位因獵捕宇宙海盜而著名的賞金獵人,她也曾潛伏在銀河聯邦總部附近,救下了差點遭到宇宙海盜襲擊的基頓議員,在這之後,薩姆斯再次與銀河聯邦搭上線,開始了她在銀河間的戰鬥故事。

澤貝斯故星探查 編輯

主要條目:銀河戰士銀河戰士:零點任務

在薩姆斯以賞金獵人的身分回到銀河聯邦的三個月前,銀河聯邦從行星開拓團那得知了一顆不在紀錄上的邊境行星SR388,於是他們派遣了調查團前去探索查行星的狀況,而第一調查隊遭到鳥人族遺產『密特羅德』的襲擊而全數犧牲,第二調查隊在取得密特羅德樣本後,卻在返回的途中遭到宇宙海盜襲擊,密特羅德被帶至母腦佔據的澤貝斯行星,這些密特羅德因此成為了具極大破壞性的生物武器;有鑑於母腦將整個行星改造為要塞,再加上它率領海盜們瘋狂的舉動,銀河聯邦幾乎無法制止母腦的威脅,最後以基頓議員為首,他們只能拜託鳥人族最後遺孤的薩姆斯前去執行這項任務,對於薩姆斯而言,過去的澤貝斯是她與母腦共同成為戰士訓練的起點,現在的澤貝斯是她成為賞金獵人後與母腦再次對峙的戰場,於是薩姆斯之身一人前往行星開始了她的『零點任務』

緊急命令:消滅澤貝斯行星上的所有密特羅德生命體…並擊敗機械生物,母腦。』

當薩姆斯駕駛著飛船降落到澤貝斯行星上後,她很快就發現到通往母腦所在的泰利昂區域通路上被設下了障礙,薩姆斯必須擊敗宇宙海盜的兩名頭目,利德雷克雷德,才能打開通道前進。在這曾經是她第二故鄉的星球上,薩姆斯取得許多鳥人族遺留的戰鬥道具與服裝,面對著被母腦影響而瘋狂化的生物,她在布林斯塔地底下遇見了巨大身軀的克雷德,以及在岩漿密布的諾爾飛亞地區遇上了宿敵利德雷,最後薩姆斯都將這些頭目擊敗,得以打開封鎖進入泰利昂區域。

Metroid Samus Returns Mother Brain battle

但是當薩姆斯深入到泰利昂後,卻發現密特羅德大量孳生,而許多宇宙海則因為低估密特羅德智能的被吸乾能量,在這失控的地區,唯有母腦憑藉著鳥人族的技術因而得以不受影響,由於密特羅德近乎無敵的特性,薩姆斯只能以冷凍光束暫停它們的行動並趁隙前進,最後薩姆斯終於來到母腦所在的位置,在架設著許多武器與浸滿酸液的機房中,同為鳥人族遺留之子的薩姆斯與母腦展開了戰鬥,最後薩姆斯終於擊敗了母腦,但是母腦最後啟動了自爆程式讓整個地下區域進入毀滅的倒數計時,薩姆斯趕在完全毀滅前返回地表,並搭上船艦飛至太空,完成了此行任務。

宇宙海盜突襲 編輯

主要條目:銀河戰士:零點任務

不過就在薩姆斯在船上卸除裝甲並離開時,餘留的宇宙海盜駕駛的小型飛船包圍了薩姆斯的船艦,在激烈交火中,薩姆斯的飛船被擊中並墜落到澤貝斯行星上,緊急逃出的薩姆斯也失去了她先前戰鬥用的加強服,她身上僅剩下基本保護的零裝甲與一把無傷殺力的救急手槍,薩姆斯只能冒險潛入宇宙海盜的母艦,劫走其中一艘船艦並活著逃出澤貝斯行星。

Mzm3

當澤貝斯行星的黎明來臨,薩姆斯開始從喬佐迪亞區域行動。她秘密淺入宇宙海盜的母艦,在躲開所有海盜的巡視下持續探索著,薩姆斯最後循著宇宙海盜架設的人工通道,在既視感的引導下來到鳥人族遺跡地底的深處,在那裡她發現了過去鳥人族遺留的戰士試煉,而試煉的精靈也被啟動,要求薩姆斯通過它所給予的考驗,在四次考驗通過後,壁畫精靈就會賜予薩姆斯一套傳說的加強服,同時也解鎖先前取得的不明道具 :電漿光束重力服以及空中跳躍等能力,再次擁有強力的戰鬥服裝後,薩姆斯得以正面迎戰宇宙海盜,直接進入母艦進行離開行星的任務;最後薩姆斯通過了母艦聯絡橋,發現了一具利德雷依照它外型而打造的巨大機械人,機械利德雷,這具機械人有著不輸於本尊的攻擊力,在一番苦戰後,薩姆斯終於擊敗了機械利德雷,但這也啟動了母艦的自爆程序,薩姆斯在警報的機艙內迎戰多面宇宙海盜,最後終於搭上了逃生船,在最後一刻平安離開澤貝斯行星,至此,薩姆斯的『零點任務』就此宣告成功完成。

塔隆IV調查任務 編輯

主要條目:銀河戰士Prime
Parasite Queen render

在『零點任務』三年後,薩姆斯回到了澤貝斯行星所在的FS-176行星系,此行的目的是澤貝斯的鄰星塔隆IV,薩姆斯截獲到宇宙海盜從塔隆IV附近的歐爾菲翁巡防艦發出的求救訊號,因此急速前來調查宇宙海盜在此的用意。在幾乎半毀的巡航艦上,薩姆斯發現許多宇宙海盜的屍體以及到處逃竄的不名蟲子,隨著深入調查,薩姆斯發現這裡是宇宙海盜用於生物兵器研發的研究站,而不久後薩姆斯找到了造成這艘宇宙艦損毀的原因:一隻巨大的寄生物皇后,這隻巨大的蟲狀生物是宇宙海盜的啡宗實驗體之一,但是因為她的失控再加上佔據了核反應爐才導致了這場災難。

之後寄生物皇后開始攻擊薩姆斯,薩姆斯躲過了噴射的酸液並從反應爐保護網的縫隙擊倒了皇后,但是寄生物最後掉進了反應爐內,整艘巡防艦因而徹底失控開始逐漸崩毀,在有限的時間內薩姆斯連忙沿著管道逃出,但是她卻在逃出時驚訝地見到一名有著翅膀,宛如飛龍的宇宙海盜,那正是她過去的宿敵利德雷,只見現在全身覆蓋著裝甲的他威嚇著眼前薩姆斯後,隨即飛離此處,薩姆斯見狀也急忙跟上,但在途中她被爆炸氣浪波及,撞上了牆壁導致加強服大半的功能失效,但即使如此薩姆斯還是即時地從巡防艦脫出,並緊追著利德雷,駕駛著飛船來到了塔隆IV行星上,開始了在這顆荒廢行星上的搜索任務。

啡宗的實驗場 編輯

當薩姆斯登陸後,眼前所見的是一片茂密叢林的塔隆IV行星地表,但叢林內有著人造建築物存在,於是薩姆斯順著電梯進入,發現這座行星和澤貝斯類似,都是過去鳥人族所居住的星球,而眼前的建築物也正是鳥人族留下的遺跡,根據遺留的紀錄可知,這裡以前也是鳥人族繁盛的所在,但就在距今五十多年前,一顆不明隕石衝撞了塔隆IV,導致大規模的毒素汙染以及產生出帶來災難的蟲子,這種不明的毒素迅速地擴散到整個行星,許多生物因而死亡,殘餘的生物也被這種毒素影響成各種變異體,許多鳥人也被毒素感染而瘋狂,他們的意念在形體被毀滅後化為留存於世上的特殊生命體,而倖免於難的鳥人則在撞擊坑上方建立了一座神殿,並用12道密碼鎖將汙染源以及蟲子封鎖於其中;在那之後,從毀壞的澤貝斯基地逃離的宇宙海盜降落到此行星上,它們發現了汙染毒素中心的礦石並將其命名為『啡宗』,開始著手利用啡宗的放射能量,進行各式生物兵器研究以及自體改造的計畫。

MP1 Omega Pirate 03

而就在薩姆斯為了修復自己的武器系統而於遺跡探索的途中,她除了逐一地找到隱藏的密碼鎖外,也從留下的紀錄中發現鳥人族早已預見了薩姆斯將成為消滅所有毒素與災厄之蟲的戰士,而就如同預言所示,薩姆斯最終摧毀了所有的啡宗礦脈,並將與她為敵的『啡宗實驗體』海盜成員全數殲滅,最後薩姆斯碰上了整個計畫中最強的實驗個體:奧米伽海盜,歷經一番艱困的纏鬥後薩姆斯擊敗了這名敵人,但是海盜巨大的身軀頹然倒下時壓住了薩姆斯,它身上的啡宗能量也流瀉而出,這使得薩姆斯身上的裝甲遭到侵蝕因而變成具有抵抗啡宗輻射汙染的『啡宗服』

密特羅德究極 編輯

隨著裝甲再次強化,薩姆斯帶著收集的密碼鎖回到神殿,將所有內容輸入後封印的雕像也隨之啟動,但就在此時,覆蓋著裝甲重生的超利德雷現身並破壞了雕像,緊接著開始攻擊薩姆斯;在兩方的交火中,薩姆斯設法破壞了利德雷背上的機械翅膀使他無法進行空中戰,最後破壞了利德雷胸前的維生裝置,就在利德雷做最後掙扎時,神殿周圍的防衛雕像啟動,從眼中射出雷射攻擊,在集中火力的雷射攻擊下利德雷最後掉落至峽谷中並爆炸被摧毀。與此同時,那些過去的鳥人幽靈浮現而出,將封印打開允許薩姆斯德已進入塵封許久的撞擊坑。

Metroid prime encounter phazon infusion chamber

在封閉的坑洞內,薩姆斯發現在其中散耀著藍光鼓動的『啡宗』隕石,以及掛在天花板上休眠的某種異型生物,感應到有入侵者後,這具生物開始甦醒並展開甲殼狀的身軀,降落在地表上威嚇著薩姆斯,原來眼前的生物是過度暴露於『啡宗』能量中所突變的密特羅德,也就是鳥人族所稱呼的災難之蟲——密特羅德究極,戰鬥開始後,薩姆斯試圖用武器破壞其身上的甲殼,就在躲過無數次的能量光線攻擊後薩姆斯終於順利擊破密特羅德究極並使其掉落至坑洞中,但就在薩姆斯上前查看時,卻發現『啡宗』隕石開始閃耀光芒,此時一個有著橘色內臟,外觀形似人臉與水母融合的藍色半透明生物飛出,它正是隱藏在甲殼中密特羅德究極的核心本體,這個本體的核心會重複改變自身的光譜性質使自己從薩姆斯的肉眼中消失,但是薩姆斯透過裝備上的熱感應以及X光掃描後還是得以找到密特羅德究極核心的正確位置並攻擊,薩姆斯利用『啡宗服』放出的高能啡宗射線使核心吸收過多能量終於讓其爆炸,但核心在死前所做的掙扎將薩姆斯身上『啡宗服』的能量資料剝奪,最後在神殿中就此倒下。

Dark Samus eye

隨著災禍之蟲與『啡宗』礦石被消滅,神殿也將隨之傾倒,薩姆斯完成了此次消滅宇宙海盜勢力的任務,之後搭上了飛船並離開塔隆IV;但薩姆斯不知道的是,密特羅德究極核心的遺體在神殿廢墟內閃爍著宛如沸騰的藍色光芒,不久後一個與薩姆斯裝甲相似的手從遺體中竄出,那隻手的手背上也睜開了詭異的眼睛,一個繼承了密特羅德、薩姆斯盔甲與『啡宗』能量的生命就此破繭而出,

獵人與究極力量 編輯

主要條目:銀河戰士Prime:獵人

在薩姆斯結束塔隆IV任務不久後,一個神祕的訊號從泰托拉星系向宇宙各地傳出:『究極力量的秘密,沉眠於亞連比克中。』,銀河聯邦為了調查此一訊息中提及的『究極力量』的真相以及背後的含意,於是委託薩姆斯前往泰托拉星系的亞連比克星團進行調查。

然而這個消息早以各種語言、方言甚至俗語傳播到宇宙各地,從各星球而來的賞金獵人也都為了所謂的『究極力量』而前往亞連比克星團,最後除了薩姆斯以外,總計有六名獵人來到了此區,他們分別是:具有變型能力的實驗產物康丹、擁有岩漿燃燒力量的史派亞、深紅色的冷酷獵手托雷斯、使用冰凍武器的菁英獵人諾庫薩斯、曾被薩姆斯擊敗但再次強化重生的宇宙海盜威沃爾、以及身分不明,試圖襲擊銀河聯邦與薩姆斯的神秘刺客賽拉克斯;於是隨著薩姆斯剛抵達目的星系收集資料時,她就開始遭遇了這些賞金獵人同行的襲擊,在各自利益不同的情況下,彼此間自然發生了衝突與戰鬥,薩姆斯除了與這些人對抗外,還必須要在埃里翁星球上搜尋著前往『究極力量』真相所在的

黑暗回音 編輯

重大入侵 編輯

聯邦力量 編輯

SR388殲滅任務 編輯

有鑑於過去密特羅德造成的諸多災害,銀河聯邦決定間滅所有的密特羅德,於是他們派遣與密特羅德有著豐富教戰經驗的薩姆斯前往SR388行星,將該行星上所有的密特羅德全數消滅。

澤貝斯最後任務 編輯

瓶中船事件 編輯

成為『密特羅德』 編輯

編輯

裝備能力 編輯

自體力量 編輯

裝甲 編輯

武器 編輯

交通工具 編輯

小知識 編輯

命名一覽 編輯

參考資料表 編輯

除非特別說明,社區內容使用CC-BY-SA 授權許可。